之前去过潘家园,但大柳树没去过,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事情的起因是某次刷抖音,看到大能(赵赫)老师深夜探访大柳树市场,说那有鬼市之称。他最后淘到了几块老上海手表,而我一直对国产老表情有独钟,手里有两块几十年前产的上海1523型手表,本来是一对儿,是我在闲鱼上淘来收藏用的。品相都不错,可惜手欠,有次打磨金色那块表壳,毁掉了外壳,所以一直想入一个品相好的表壳,将之前留下的机芯、盘面、指针一套重新装配起来。可惜关注闲鱼已久,也没碰到合适的,所以看到大能老师的视频,就萌发了去大柳树市场淘块老表的想法。

北京前一段时间刮风,这几天天气好转,阳光明媚,太阳晒着人舒服,我决定去大柳树市场一探究竟。

目前在京的住处,距离大柳树及潘家园都不算远,坐地铁都挺方便。上次一出地铁口,即看到中国潘家园几个硕大的汉字,感觉就跟地铁站建在潘家园入口处一样。这次去大柳树,虽然不是出了地铁口(南楼梓庄站C口)就是市场,但其实只需走几步路而已。

因为疫情的原因,扫码展示了北京健康宝信息之后,就进到了市场里。看到大楼门口处提醒有室内地摊,进去后发现右手边就是地摊处,几乎都是古玩跟文玩,转了一圈,没发现老表,也没看到自己感兴趣的物件,就转至左手边。左边相对于右边的散摊,显得高端一些,卖家都是有专柜或铺子,手串、玉石居多。一直逛到专柜的那头,才发现一个老表摊位,老板是一个上了年龄的大爷,正在帮客户维修手表。我在柜子边上看了一会,发现摆出来的几乎没有一块品相好点的老表,老上海更少。问老板是否有品相好的上海1523,他直摇头。

出来继续转,发现院内另有乾坤,有几排搭了遮阳棚的地摊,上边的货物千奇百怪。有各种常见的手串等文玩,也有各种不知道什么途径收上来的一堆堆的旧物件,甚至还有几个专门卖蛐蛐及蛐蛐罐的。在这里,我确实发现了不少的手表摊位,但大都是高仿表,各种劳力士之类的仿表摆满摊位。我是没有任何兴趣的,不说正品与否,单论做工,瞄两眼就发现是粗制滥造。发现了几块老上海表,但品相不佳,至于我寻觅的1523,只有一两只,且品相更差。

在市场边上发现了两个钟表贸易公司,里边出售一些欧米茄之类的二手表,至于老上海,两家都没有。

淘不到心仪的物件,这下也就死心了,又回到室内,发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铺子,一个专门收集售卖各种老相机的地方。进门之后,一个老大爷,正在聚精会神的打磨清理一个老相机,顿时肃然起敬。很多老物件,我们用过之后就丢弃了,但它们依旧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存活下来呀,这也就是老物件的意义吧。突然想在潘家园或这里盘下一个小铺子,也卖些自己喜欢的老物件,找人手书三个大字“旧时光”作为店招,也是挺好的。

至于大能老师所说的鬼市,我上网查了一下,时间是在每周三的凌晨,如果要去长见识,周二晚上就要出发去大柳树。对于鬼市,目前我暂时没有兴趣去探索,一来觉着可能淘不到感兴趣的物件,二来北京越来越冷了,尤其晚上,等来年开春天气变暖再说吧。到时间可能就去探一探所谓鬼市了,然后再给大家摆一摆里边的门道。至于鬼市的来历,据说是历史遗留。前清的达官贵人家道中落,于是变卖一些家中之前的家伙什儿,又不能让邻居街坊们发现,于是就在晚上偷偷的去卖。还有一些太监、佛爷(小偷)、摸金校尉(盗墓贼)之类的,售卖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。正所谓江湖人江湖事,世道变迁,鬼市可以说是一个缩影罢了。

至于我的那枚1523,大概只有再等等吧,好货不怕晚,时机到了,它就会出现。

祝大家平安喜乐、事事顺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