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上高中的时候,有几个死党,其中一个是L。

L跟我是同乡,同一个初中毕业,然后上了同一个高中。

起初,我并不认识L,甚至从没听说过有一个叫L的同乡。

我读的的高中在一个古城里,说是古城,其实只有四面城墙,大概是明时或宋时或更为久远的朝代遗留下来的产物,大家都习惯喊老城。老城有个南门,叫城门洞子。出城门洞子,有道斜坡。

那个时候,小县城已经有了一些网吧,规模都不大,一般只有几十台机子,城门洞子的斜坡下面,就有一家这样的网吧。网吧的名字已经想不起来了,貌似我一开始在那上网的时候就不知道名字,只记着网吧在二楼,临街的一楼入口处有道铁门,被刷成黄色,所以有很多人都把那个网吧叫黄门。当时网易的大话西游和梦幻西游很火,我认识的很多同学都在玩,一起耍的B和Y就是大话的铁杆迷。我也玩过,不过练到一二十级就扔了,一直没能坚持下去。当时,我真正感兴趣的游戏是奇迹,而且只玩私服,我们那做的好的奇迹私服叫西部奇迹,县城里有一些玩家。玩游戏时我只想着赶快升级,为了在级数高了之后穿上很炫的装备使用很炫的技能,因此很难适应官服那种蜗牛般的升级速度。这样做的结果就是,我的同学因为玩游戏认识了很多朋友,而我直到现在,QQ上都没有一个朋友是通过玩游戏认识的。我的一个大学同学F曾高深莫测的说过,玩游戏,就是为了结识朋友,体会那种和朋友在一起并肩作战浴血厮杀的快乐,只是我这人比较浮躁,根本到不了他说的那种境界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在仔细回想,自己到底是怎么认识L的,想来想去,很大的可能是当时我在网吧里孤军奋战玩奇迹私服的时候,他碰巧看到了,开始感兴趣,就玩上了,然后我们就认识了。只是当时网吧里应该还有其他人在玩奇迹私服,怎么他就跟我搭上了线?想不出所以然来,只能归结到缘分使然。

认识之后,很快就因为是同乡兼同学而熟络起来,而且都喜欢奇迹当时那种华丽的界面和装备,自然而然就粘在了一起。两个人下课之后同一时间去网吧,玩同一个服务器,游戏结束之后一起吃饭,为了升级,一起到网吧包夜。平时在学校一见面就开始热烈的讨论游戏里各种装备的属性,角色的点数如何分配。现在记着比较清楚的是,别人都在上课,我们却躲在学校操场上的小礼堂讨论游戏,而这个时候,正是高三生活开始的时候。

L和我都太痴迷于游戏,几乎把能搞到的钱都拿去充了网费。我的学习成绩在开始玩游戏之前已经一落千丈了,L读的是文科,他的成绩排在全年级前面,我所在的理科班对面就是他在的文科班,都是尖子班,不同是的,我一直在班里混,而他则是名副其实的尖子生。

很快,L的表现就引起老师和家人的注意,为了监督他好好学习,L的母亲从农村来到县城,租了房子一边照顾L的生活,一边则监督L的学习,禁止他再跑网吧。但是,L和我依旧想尽各种办法溜去网吧,根本就把老师和家人的管教抛在脑后。

有一天,突然有同学传L出事了,说L的母亲在学校盖楼的工地上当小工,从楼上掉下去,没了。我没敢去找L,甚至故意躲着不见他,觉着L出事很大一部分是我的责任,如果L跟我不玩游戏,那么L的母亲就不会来监督他,因此也不会利用空闲时间去当小工,最终亦不会出事。

过了一段时间,我跟L见面,他依旧沉迷于游戏,我则开始看小说,两个人之间突然就疏远了。后来,在我开始复读的时候,我跟L的堂姐居然是同桌,L出事的时候,她找过我,我根本就没勇气去见她,没想到竟然成了同桌,但她已经不怎么怪我了,我当时竟然感觉轻松了不少。

L的到底是没参加高考还是高考成绩很糟,我忘了,学校对他母亲的处理意见出来了,赔了些钱,并希望L能回去复读。但新学期的时候,听别人说他拿着家里给的学费又去上网了,钱花完了,就辍了学。

我换了学校,开始复读,而他则不上学了,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系过,后来,听说他好像出去打工了,再后来,就没有任何消息了。

直到现在,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,我们再也没有没联系过,没有他的QQ,没有他的电话,连他家住哪都不知道,我心里明白,这些都是借口。每次不经意的想起,或是跟别人聊起,除了唏嘘感叹一声,总感觉有块石头,沉甸甸的压在心口,无法心安。

希望他现在过的好,过的至少要比我好。也许未来的某天,我会有勇气想尽各种办法联系到他,然后共醉一场。

(几年前,在广元写的一篇小文。)